您好,欢迎龙源国际,开户热线:171-5876-4555

咨询热线:

171-5876-4555

房地产领域买房投资还是泡沫比较大

发布时间:2021-03-08人气:
    
 
    一、“房地产是金融体系最大灰犀牛”
 
    郭树清表示,房地产的核心问题就是泡沫比较大,金融化泡沫化倾向比较强,是金融体系最大灰犀牛,很多人买房子不是为了居住,而是为了投资或者投机,这是很危险的。
 
    持有那么多房产,将来这个市场要是下来的话,个人财产就会有很大的损失,贷款还不上,银行也收不回贷款、本金和利息,经济生活就发生很大的混乱。所以必须既积极又稳妥地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。
 
    不过他还称,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,2020年房地产贷款增速8年来首次低于各项贷款增速。“这个成绩来之不易,相信房地产问题可以逐步缓解。”
 
    二、“很担心金融市场,特别国外金融资产泡沫哪一天会破裂”
 
    郭树清称,新冠疫情发生以来,全球经济出现了比较大的振荡,总体上是下行。中国经济去年遭遇了挫折,比较大的一个下滑在第一季度、第二季度,三季度、四季度逐步恢复到正常状态,全年经济增速比往年大幅度下降。欧美发达国家、疫情严重的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,都采取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,我们都能理解,因为毕竟要把经济稳下来,宏观政策必须采取这些措施。
 
    但他同时表示,在政策力度上、后果上可能要考虑的更多一些,因为毕竟还会产生一些副作用,现在看这些副作用已经逐步显现。
 
    一是金融市场,欧美发达国家金融市场高位运行,和实体经济严重背道而驰。金融市场应该反映实体经济的状况,如果和实体经济差别太大,就会产生问题,迟早会被迫调整,所以我们很担心金融市场,特别国外金融资产泡沫哪一天会破裂。
 
    二是流动性增加以后,由于经济已经高度全球化,中国的经济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密切相连,外国资本流入中国数量会明显增加,我们也看到增长确实比较快。中国经济目前还是恢复性增长,我们的资产价格有很大的吸引力,和其他国家相比利差比较大,外国资本流入是必然的。但是到目前来看,规模和速度还是在我们的可控范围内,我们也在继续研究怎么采取更有效的办法,一方面鼓励资本要素跨境流动,越来越开放。另一方面,我们又不能造成国内金融市场太大的波动,我们有信心把这个工作做好。
 
    三、“现在的人不愿意生,这是很大的挑战”
 
    郭树清称,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、新兴市场经济国家,很快进入老龄化社会,超过65岁人口占到12%以上,比日本、欧洲、美国要低。但是按照专家分析,用不了一些年我们会超过美国。所以人口老龄化确实是很大的挑战,也在积极研究推进,从多个方面考虑。
 
    郭树清说:“我们鼓励出生,但现在人和过去的人不太一样,鼓励出生他也还是不怎么愿意增加提高出生率,这就是很大的挑战。我们还会采取其他的措施,其中一项就是要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。”
 
    他表示,将进一步开发符合人民群众需要的银行产品,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等保险服务。
 
    他还称,2020年末,全国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5.3万亿元,增速超过30%,其中5家大型银行增长54.8%。行政村已基本实现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。大病保险已覆盖11.3亿城乡居民。
 
    四、“做任何金融业务都要按照行业相同的规则进行监管”
 
    郭树清表示,2021年是“十四五”开局之年,银保监会将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的永恒主题,毫不松懈地监控和化解各类金融风险,强化金融法治,完善长效机制。维护公布竞争的市场环境,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,确保金融创新在审慎前提下进行。
 
    他还称,与此同时,也要求不管任何业态的金融业务,都要按照相应规则规范和法律法规来管理,不能有任何例外。对于互联网银行比如网商银行、微众银行等,都鼓励其发展,但必须按照金融的规律和规则实行统一管理。
 
    “我们不认为有限制它们、不适合它们发展的金融业务。”郭树清表示,但做任何金融业务都要按照行业相同的规则进行监管。相信相关机构按照对应的要求调整后,能得到更健康的发展。
 
    五、“贷款利率可能会回升”
 
    郭树清表示,因为整个市场的贷款利率在回升,估计今年贷款利率会有所回升,可能会有所调整。但“总的来说利率还是比较低的”。
 
    他称,收费方面不会有太大变化,降低的费用一般不会恢复;通过支持财务重组、债务重组、企业重组,包括债转股,还有很多举措出台,这也会降低企业负担。将以多种形式继续支持企业发展。
 
    六、“外资进入金融市场影响有限”
 
    郭树清表示,外资机构在中国的经营总体上还是严格按照中国的法律来办事的。
 
    “虽然我们鼓励外资,但由于他们自身风险控制的原因,在市场份额上,无论是总资产还是贷款、存款比重,绝对额是上升,但是比重是下降的。比如,外资银行的比例现在只有1%,对中国金融市场影响非常有限;保险公司外资占比稍高,在6%左右,但影响有限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继续鼓励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来共同发展。”郭树清说。
 
    他还表示,今年还会继续考虑放宽中外资的合作,把外资准入的门槛进一步降低,实现和中资一样的待遇。其实现在没有什么领域不开放的,只是有些业务还有一些限制。
 
    七、“今明两年不良贷款处置规模或还将加大”
 
    郭树清称,银行业保险业风险从快速发散转为逐步收敛,一批重大问题隐患“精准拆弹”,牢牢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。
 
    一是金融杠杆率明显下降,金融资产盲目扩张得到根本扭转。2017年至2020年,银行业和保险业总资产年均增速分别为8.3%和11.4%,大体只有2009年至2016年间年均增速的一半。金融体系内部空转的同业资产占比大幅度下降。
 
    二是银行业不良资产认定和处置大步推进,2017年至2020年累计处置不良贷款8.8万亿元,超过之前12年总和。
 
    三是影子银行得到有序拆解,规模较历史峰值压降约20万亿元。
 
    四是金融违法犯罪行为受到严厉惩治,不法金融集团风险逐步化解,一大批非法集资案件得到有序处置,互联网金融风险形势根本好转。
 
    五是外部风险冲击应对及时有效,金融体系保持较强韧性。
 
    六是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,2020年房地产贷款增速8年来首次低于各项贷款增速。
 
    七是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风险已基本控制,存量风险化解正有序推进。
 
    八是大中型企业债务风险平稳处置。到2020年末,全国组建债委会2万家,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落地金额1.6万亿元,500多家大中型企业实施联合授信试点。
 
    他同时表示,2021年将保持处置力度不减。因为我们每年的贷款都是净增长,贷款增速保持12%左右。去年情况非常特殊,增长速度非常快,量非常大。但全年没有超过13%,这是为什么没有实行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原因。
 
    他称,在疫情发生以后,一些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肯定处于不正常的状态,还款就会有困难,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可能会面临破产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的状况,更没有能力偿还贷款。所以不良贷款上升是必然趋势。
http://www.i7tips.com/news/hydt/40.html
    事实上2020年我们已经开始加大了不良贷款处置力度,全年处置不良资产3.02万亿。现在没有一个明确指标,还在和各家银行沟通,看看他们怎么估计自己银行的状况,可能2021年需要处置的不良贷款还会增长,甚至会延续到明年,因为有的贷款期限比较长。但是,我们有信心、有能力把不良资产处置处理好。

171-5876-4555